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热点关注

多种制度保障林业生物质能源发展

2014-04-27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瑞典林业生物质能源利用堪称全球林业生物质能源发展的成功典范。2009年,瑞典林业和泥炭生物质能源使用量就不仅仅超过了石油的利用量,而且超过了水电和核电利用量的总和,成为瑞典位居首位的能源。由于生物质能源的广泛使用,瑞典在1990年-2000年的10年间,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减少9%,而国民生产总值却增加50%。2010年,瑞典生物质能源总量为1400亿千瓦时,其中林业生物质能源总量约为409亿千瓦时,比重接近30%。林业生物质能源原料类型多样,包括锯末、树皮、木片、木粒(及柱状物)、圆木片、回收的原木、工业用原木、其他木片、树梢和树枝等8大类。位居前4位的原料生产的能源占林业生物质能源总量的比重超过80%,其中锯末和树皮单年份可生产能源128亿千瓦时,比重为31%;木片(包括碎片)单年份生产能源102亿千瓦时,比重为25%;木粒(及柱状物)单年份生产能源61亿千瓦时,比重为15%;圆木片单年份生产能源49亿千瓦时,比重为11%。多数林业生物质能源原料来自于采伐剩余物和造材剩余物。

瑞典林业生物质能源成功发展的经验是,拥有多种有效的制度作为保障。一是多元化的管理制度。针对居住和服务部门的能源使用,发布了《建筑规定》、《建筑能源绩效指令》、《生态设计指令》、《能源标签指令》等规定,要求实行有利于生态环境的能源使用方式。二是强有力的税收制度。由能源税、二氧化碳税、硫税等组成的税收制度,是促进林业生物质能源快速发展的有效经济制度。能源税主要针对化石燃料收取,二氧化碳税针对除生物质能源和泥炭之外的其他能源收取,而硫税主要针对煤、泥炭和石油收取。由于需要缴纳的税收更少,因此林业生物质能源具有更高的性价比,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三是有效的绿色能源生产制度。针对使用最为广泛的电力,瑞典出台了《绿色电力认证制度》,要求电力生产者采用林业生物质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从而获得电力证书,而电力经销商和消费者必须得到电力证书,才能销售或消费电力。

瑞典是全球林业先进国家,森林资源丰富,林业产业发达,成为全球林业可持续发展典范。瑞典森林面积为2752.8万公顷,人均森林面积3公顷,是全球人均0.6公顷水平的5倍;森林覆盖率高达66.9%,超过全球30.3%平均水平的2倍;森林蓄积量持续增长,单位面积森林蓄积量为每公顷115立方米,高于每公顷111立方米的全球平均水平。长期以来,林业产业都是瑞典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占国民经济比重为11%-13%;林业产业在全球林业经济中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纸浆、纸和锯木出口量位居全球第二。

过去的30年,也是瑞典林业生物质产业兴起的30年。瑞典森林资源使用量少于生长量,森林数量持续增长,年均增长量达到1500万立方米,消除了担心发展林业生物质能源产业可能导致森林资源快速消耗的顾虑。瑞典的成功经验表明,发展林业生物质能源应充分挖掘该类型能源所具有的环境友好型特性,注重采伐和造林剩余林木资源的就地利用和合理使用,持续提升资源使用效率。与此同时,通过有效的制度建设促使林业生物质能源的发展,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和健康发展。此外,林业生物质能源的发展也离不开社会公众的认同和支持。

瑞典林业生物质能源发展的初衷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的能源危机。当时中东地区发生战争,使得以石油为主要能源的瑞典等西方国家面临严重的石油短缺,甚至影响到冬天供暖用的能源。这场能源危机促使瑞典转而开发核能和生物质能源。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引发了人们对核能安全的反思,使得瑞典更为关注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利用,发展生物质能源产业也因此得到了公众的广泛支持。据欧盟2009年发布的《可再生指令》,各成员国在2020年使用的可再生能源数量应不少于能源总量的20%,但瑞典可再生能源占本国能源比重高达48%。

 瑞典林业生物质能源广泛运用于居住和服务部门、工业、交通运输业等领域。2010年,全部居住和服务部门使用能源总量为850亿千瓦时,其中生物质能源使用量达到120亿千瓦时,为增长幅度最快的能源,主要使用的生物质能源包括木片、锯末和木质颗粒,用于供暖和生产热水。同时,该领域的热油数量持续下降,2011年消费量较1990年减少70%。同年,工业整体使用能源总量为1480亿千瓦时,其中生物质能源比重为37%、电力比重为36%,分别位居前两位。自1970年以来,瑞典工业能源使用量总体保持不变,但生物质能源比重大幅增长,增幅达16%。纸浆和纸等木制林产品工业的能源使用总量也没有大幅变化,但产出已经实现倍增。林木生物质能源已经成为木制林产品工业的主导能源。1980年,瑞典生物质能源使用量约为250万吨(折合成石油),石油使用量约为120万吨;2011年,生物质能源使用量达到400万吨,而石油使用量不足30万吨。(作者: 谢屹)